【专题】评书之城丨探访单田芳等鞍山说书人的
发布时间:2020-04-27 15:28 来源: 未知 作者: admin 投稿邮箱:

评书曾经是鞍山这座北方城市的一张重要名片,鞍山市也因此被称作评书故乡。 从1949年开始,评书在这座城市几十年的历史里,经历了数次起落,社会的变革、权力的更迭、门户的芥

   评书曾经是鞍山这座北方城市的一张重要名片,鞍山市也因此被称作评书故乡。

   从1949年开始,评书在这座城市几十年的历史里,经历了数次起落,社会的变革、权力的更迭、门户的芥蒂、人性的复杂,各种因素交错,既成就了评书在这个城市的数段辉煌,也造就了已显颓态的现状。 如今,很少有人会将评书与鞍山两个词联系在一起,从这里走出的数位评书大师,早已姿态独立,家乡仅是他们户籍上的同类项,另一些同时期的老先生,随着评书一起进入暮年,在黯淡中前行,评书伴随了他们的人生,同时,改变了很多人的人生。

   在上世纪七八十年代的鞍山市,评书达到了空前的影响力,它不是诸多娱乐选项中的一个,而是作为绝对的流行核心。 现任鞍山广播电台评书部主任李威说,那时候鞍山钢铁厂各个厂区,包括正门那儿都有大喇叭,晚上六点半的时候,包括中午十一点半,评书播的时候,走到那的人都不动了。

   晚上六点半是评书的专属时段。

   部分工厂企业会调整上下班时间,以便职工可以完整地听完节目。 电影院也改变了放映时间,六点开演的电影延后至七点二十,时间恰好够大家听完评书,从家走到电影院。 过去,评书老演员对新演员有句常说的话有多大人情说多大书。 因为书要有说有评,说的是故事起承转合,评的则是人情世故,这些决定了一个评书演员的高度和格局。 单田芳在晚年曾对女儿单慧莉感慨,评书后继无人,包括自己徒弟在内,年轻一代演员业务能力上没有令他特别满意的,更没有人在大众层面取得真正的认可,(你)可以没有单田芳名大,起码得有人知道也行,像郭德纲、赵本山那些弟子,说出来哪有不知道的。

   这种遗憾也是这门艺术的现状,包括单田芳在内,许多评书演员的徒弟在作品质量和知名度上,都远远不及师傅,且很多人并不从事这个行业,这也直接导致了这门艺术缺少真正意义上的继承者们。 我们走访多位鞍山评书人,老一代有着他们坚守的老标准,而新一代鞍山评书继承者又在经历着怎样的改变上世纪90年代地方院团重组,鞍山曲艺团、歌舞团、话剧团合并为鞍山市演出公司,如今,鞍山曲艺团的资料极少,除了评书作品的录音以外,文字、影像基本都处于缺失状态,就像那些曾顾客不绝的茶馆,如今仅剩下名字,淹没于洗浴、直播、KTV、烧烤等当下主流城市文化之中。 如今,评书与评书故乡都已越过自己的峰巅,走向自己的另一面,曾身居这座城市的庙堂之上的评书,早已落入寻常百姓家,维系着评书尚在的香火。 公务员小李下班后会在直播平台上说书,积攒了一些忠实粉丝,他决定辞职,以后专心说书或者搞搞创作,他并不担心评书的没落,也不觉得评书被时代淘汰,外卖不会干黄一个饭店,但厨师会。

   评书现在没人听怪不到别人,就是现在手艺不行。

   很少有人提及女性在评书这门艺术中起到的作用,至少,这是一个被长期忽略的话题。

   今天我们所熟知的鞍山评书样式,是由传统西河大鼓、东北大鼓演变而来,大鼓艺人里有很多女性,其中不乏名家,她们演出时合作的男性,多为琴师,很多搭档是现实中的夫妻。

   评书是文革后才确定的名词,在此之前,评书还经常被称作评词,可无论评词,还是大鼓,因表演形式都有说有唱,所以多有女性参与,这也是评书鼎盛时,出现了刘兰芳、张贺芳、连丽如等毫不逊色于男性的评书艺术家的原因。

阅读排行榜

编辑推荐

本站二维码

关注微信公众号,了解最新精彩内容