女子称被前夫注射激素致病致残报案近三年 警方
发布时间:2020-04-27 15:35 来源: 未知 作者: admin 投稿邮箱:

2016年底病发时,刘云的入院记录里相关内容由其前夫高某签字确认。 澎湃新闻记者陈雷柱图据刘云提供的两份入院记录显示,当时关于刘云的现病史及既往史的相关情况均由高某签字

   2016年底病发时,刘云的入院记录里相关内容由其前夫高某签字确认。 澎湃新闻记者陈雷柱图据刘云提供的两份入院记录显示,当时关于刘云的现病史及既往史的相关情况均由高某签字确认,但其中没有关于使用激素类药物的相关描述。

   基于以上原因,2016年11月29日到11月30日,刘云先后在山东大学齐鲁医院的内分泌科、消化内科、心脏内科、肝病科等7个门诊挂号就诊,最终被确诊为多囊卵巢综合征、糖尿病、代谢综合征。

   奇怪的是,后来刘云的身体逐渐恢复了,就连血糖在不吃降糖药的情况下也处于正常指标,这让她越发感到奇怪,“糖尿病是治不好的,更不可能自愈,直到2017年9月,高某要跟我离婚,我母亲在收拾我东西的时候在家里发现了地塞米松的药瓶,我才怀疑是前夫搞的鬼。 ”前夫承认曾对她用过11支地塞米松,称为治腰病刘云的邻居陈女士至今想起刘云刚刚“发病”时的样子仍感吃惊,她告诉澎湃新闻,那段时间她的女儿怀孕,因刘云在妇幼保健院工作,她曾去咨询孕检事宜,见到刘云后,发现她胖得变了模样,双腿也严重浮肿。

   陈女士本以为刘云也怀了身孕,“看上去有六个月的样子”,但这一猜测遭到刘云及母亲否认后,她一度觉得非常奇怪,暗自琢磨过一阵,直到“刘云被前夫下毒(注射激素)”的传闻在小区里传开。 实际上,关于注射地塞米松一事,高某也曾承认过。

   2018年1月,经高某起诉,刘云与高某最终被法院判决解除婚姻关系。

   庭审笔录中显示,高某称,刘云身体出现异常系其自身患病所致。

   因刘云患有腰间盘突出,县医院医生给了甘露醇、5毫克小剂量地塞米松和丹参,一共用药5天,第一天是在诊所里打的。

   高某称,这些药不是偷的,是他从医院里借用的。

   2019年7月,刘云的遭遇经媒体报道后,高某曾在其微博中发布长文对此事作出回应,这一次,他明确自己曾给刘云注射了11支地塞米松。

   高某在微博中称,刘云在2016年10月因腰腿疼痛到费县人民医院就诊,诊断为腰椎间盘突出,当天在诊所输液,医生开出的药品当中就有地塞米松。 回家后二人为节省治疗费用,让高某为刘云治疗,连续输液四天。 高某称,刘云隐瞒了他输液的真实原因,她对所输药品均知情并认可。 对于刘云在2016年底身体出现的异常,高某称,刘云婚前即有一百二三十斤,且其家族有糖尿病史,在医院检查时他主动对医生承认因为治疗腰椎间盘突出,而近期使用过地塞米松。

   高某称,他共分8次购买了91支地塞米松,并于2016年10月和2017年1月分别为刘云用了5支和6支,其余的分多次给了他二姐,用于给孩子外用擦洗治疗过敏性皮肤病。

   剩余7支家中备用。

   对于高某的说法刘云并不认可,她说,自己即便是恢复后也只有112斤,若高某如实告知用药史,自己不必先后在7个门诊科室检查病因;2017年初她从山东大学齐鲁医院出院时被诊断为糖尿病,高某却在回应中表示在2017年1月又给她用了6支地塞米松,“糖尿病患者要慎用激素药,因为会使血糖升高,我之前血糖已经高出正常人三倍,他却在我出院后又给我用激素,他是一名在职医生,了解药理,这不是一句‘治疗腰椎间盘突出’就能解释的。 ”对于以上疑点,澎湃新闻曾在4月17日电话联系高某,但始终无人接听,其在微信中明确了记者的身份后便也不再回复。

   报案三年未获立案,办案民警:鉴定机构不受理实际上,对于高某的回应,费县卫健委在接到刘云举报介入调查时也曾听到过相似描述,但费县卫健委认为其所述与事实不完全相符,最终认定,高某从2016年3月起通过“自己给自己开处方”的方式,先后在乡卫生院购买91支地塞米松,其中大部分去向不明。

   4月16日,费县卫健委政法监督科科长赵恒国告诉澎湃新闻,卫健委最初介入调查时,高某一直否认对刘云注射地塞米松,称一支也没有打过,“只是外用”。 在卫健委调查期间,高某对于地塞米松的去向始终含糊其辞。 赵恒国说,高某曾对卫健委称,他为给外甥治疗皮肤病,曾外用地塞米松,但数量一直没用明确,“他一会说10支,一会说30支,一会又说50支,最后确定无效才停止用药。 ”赵恒国说,费县卫健委通过论证认为,如果外用地塞米松对高某外甥的皮肤病无效,不可能要用到30支或50支才得以确认,“用了10支的说法相对比较客观,但即便是这样,其余的地塞米松去向仍无法明确,为保障双方的合法权益,我们当时建议刘云走司法途径维权。

   ”此后,在高某通过微博回应“毒害前妻”一事时,费县卫健委关注到这篇长文,认为高某在家中为刘云注射药物违反医师执业规范相关规定,属于非法行医,遂对高某处以罚款3000元的行政处罚。

   但这起案件从事发至今始终未能刑事立案,刘云的身体也再次出现异常。

   她告诉澎湃新闻,从2019年下半年开始,她经常感到腿疼,到9月初时已因无法行走而坐上轮椅,前往医院检查后于9月4日确诊为双侧股骨头无菌性坏死。

   刘云说,自己也是学医的,她清楚自己股骨头坏死与摄入激素有关,“地塞米松是一种长效激素药,副作用大,药效反应时间长,后续还可能出现激素性白内障,我现在特别怕。

   ”4月20日,济南市某医院一位内科专家就刘云的病情对澎湃新闻分析称,刘云所有症状符合长期且大剂量外源性摄入长效激素地塞米松,导致医源性皮质醇增多症、医源性糖尿病,及双侧股骨头无菌性坏死。

   “通俗点说,就是注射激素造成的。 ”上述专家称,造成股骨头无菌性坏死的原因有先天因素、长期大量饮酒、外伤及过量使用激素四种,就刘云而言,先天因素和外伤可以排除,“她此前还出现‘满月脸’‘水牛腰’,现在又股骨头坏死,这都是地塞米松副作用的典型表现。

   ”。

阅读排行榜

编辑推荐

本站二维码

关注微信公众号,了解最新精彩内容